鷹逝琴寥秋水寂(特典)

003.jpg

001.jpg

002.jpg

番外

枸杞自幼便由世代從醫的父親傳授醫學,羅父是個非常嚴厲的人,每次考問,枸杞若是答錯了,免不了一頓訓。可能是因為管教過於嚴厲,枸杞的性子也因此十分倔強。據說枸杞六歲那年,有一次因為貪玩去爬自家院子裡的一棵橘樹,結果摔了下來,把手都給摔斷了,卻沒流過一滴眼淚。

枸杞在八歲之前,他們家是住在城郊的,在他記憶裡那段生活有些清貧,但還是挺快樂的。枸杞在後來也還記得,那個黃昏,一輛漂亮的馬車停在他家門口,隨後父母匆忙收拾了衣物,就帶著他和妹妹上了馬車。那一年,他的妹妹還只有兩歲,躺在母親懷裡安睡了一路,馬車載著他們一家人,進入了皇城。

羅父因醫治了一位皇親國戚的奇疾,而被推薦進宮當了御醫。由於出身民間,且醫術精湛,因此進入王宮後,一度受到排擠,只有一位柳姓御醫在一開始就十分的賞識他,這人就是柳杏林的父親柳瑾。

柳家為名醫世家,在朝為官已經三代,可以說是聲名顯赫。盛名之下,柳瑾卻是位謙遜、溫和的人。他與羅父兩人年歲相仿,才學相當,因此時常往來,並成為了好友。

枸杞第一次見到杏林是在一個午後,柳瑾帶著比枸杞小一歲的杏林前來拜訪。七歲的杏林跟個玉娃娃似的,非常漂亮,而且很安靜,像個女孩子,溫順的被柳瑾抱著,不哭也不鬧。

枸杞已經記不清他是什麽時候發現杏林跟他一樣是男孩子,反正杏林經常跟他父親到羅家,而羅父也經常帶枸杞去柳家拜訪,枸杞與杏林熟了,便在一塊兒玩,枸杞才知道杏林並不是個女孩子。

小時候的杏林,性格溫和如水。枸杞有時候會欺負他,但更多時候他總是保護他,尤其是當街坊的頑童想欺負杏林時,枸杞總會出手協助。城裡嬌生慣養的孩子,自然是打不贏經常在田堤上與其他農戶的孩子撕打追逐的野孩子。

柳家以針灸聞名,據說柳家祖上曾參與朝廷裡針灸銅人的製作,是位奇才。杏林是家中的獨子,作為家學的傳人,他自小也跟枸杞一樣由父親親自傳授醫學。他天賦極佳,且用心細緻,因此小時候有神童的稱呼。

以學醫的天賦而言,枸杞不如杏林,但枸杞的性格堅韌而杏林柔弱,枸杞會比杏林更適合當一位為權貴號脈的大夫。
羅父是從一位清貧的鄉間大夫,成為一位御醫,這使得他比其他御醫更盡心盡責,他很快的升遷,與柳瑾同任高職。枸杞曾以為,他家以後也會跟杏林家那樣成為世家名門的,但後來發生的事情,卻是誰也意料不到的。

枸杞十五歲那年的元宵,是他與家人最後渡過的節日。

元宵過後不久,羅父如往常一樣在御膳房為一位懷孕的嬪妃煎藥,他煎制的是保胎的藥湯,他至死都能背出他那日所用的藥方,他並無任何失誤,但這位嬪妃服藥後卻死了,死因是那藥湯有毒。
羅父很快被收監,第二日,枸杞和他母親、妹妹甚至僕人也一起被帶離居所,關押在死牢裡。

柳瑾身為羅父好友,也有同黨的嫌疑,於是同時被抓去審問了段時日,但三個月後就放了出來。誰都知道這案子與御醫無關,那碗藥湯在那位嬪妃喝入前,是否早就被更換掉了?或是這中間有人下毒?這真正的兇手恐怕是無法揭露的,甚至不想被揭露,眾官員只想找個替死鬼。

此時枸杞十五歲,他妹妹九歲,因為未成年,他們並沒有被處死,而是關於牢獄之中。
牢獄,是這世上最無人性的地方,獄卒即使對孩子也下毒手,枸杞自小性子倔強,再折磨他也不肯認罪,而他的妹妹生得瘦弱,根本受不得一點刑,入獄後就開始生重病,第八日那晚,聽說父母都被處死,哭了一夜,第二日身子就冰冷了。

枸杞一直被關押著,直到他十八歲那年,因為金人向宋朝廷索要大夫,沒有任何御醫或是其門生願意去當金人的奴僕,因此他才被想起來,被放出來。

這三年裡,柳瑾一再的為他被枉殺的摯友奔走,但沒人理睬他。當聽到皇帝下令釋放枸杞時,他茫然了。關牢獄裡最終是死,可被這些野蠻、殘忍的金人帶走,那會比死好些嗎?

枸杞被釋放後,草草梳洗更衣後就被帶走了,被帶走的還有其他十幾位倒楣的,不知從哪裡找來的大夫。
在城門等候一夜的柳瑾父子,最終沒能跟枸杞說上一句話,也沒能將懷裡的衣物塞給他。枸杞與其他人被匆促的推上了門口等候的馬車,他聽到喚聲,回頭看向被士兵攔阻想沖向馬車的杏林,三年不見,杏林變了模樣,他的聲音已經不是記憶裡的男孩的聲音,更為深沈了。

因為太嘈雜了,也因為馬車正驅動離去,枸杞隱隱聽到杏林喊著:枸杞。他一聲又一聲的喊,直到枸杞再也聽不到,直到馬車消逝於黑夜裡。

枸杞在最初一年裡,將所有的金人當做獄卒、而將跟隨著軍隊疲命奔走的自己當做關在另一個若大無邊的牢獄裡,但他能聞到花香,能看到藍天,能感受晨風,他知道他逃離了那間骯髒昏暗的牢獄,即使是再艱難的命運他都會活下去。因為父親出事那日,母親和他還有妹妹坐在馬車裡被載往牢獄,母親哭著對他和妹妹說,你們一定要活下去,這樣她即使死了也欣慰了。

金人其實比獄卒更為殘忍,在前往金國的路上,無論是那些被索要來的,還是掠奪來的宋囚都因承受不住折磨疲憊與饑餓死傷大半,但枸杞活了下來,他想只要活著就還有希望,他想活下去。

冬日,他被帶去了青城,跟隨了另一支軍隊。軍隊的將領是位會說漢語,接受過漢文化教育的金國貴族。他似乎不像其他金國將領那樣刻意虐待宋囚。

也就在那支軍隊裡,枸杞在掠來的宋囚中驚愕的認出了杏林,可這個杏林,既不是他少年記憶裡的杏林,亦不是那日在城門口聲聲喊著他名字的杏林。他消瘦得幾乎皮包骨,渾身都是被鞭打的傷痕,他還記得他小時候很愛哭,可此時卻只冷漠的看著他,眼裡沒有任何一絲情感。

枸杞竭力的照顧杏林,即使他根本沒有活下去的欲望,他的眼裡對這些金人有著極深的仇恨。他變了個人,以前的那位杏林已經死去了,枸杞知道,如果他沒有熬過那漫長、能折磨人致瘋的牢獄之災,他是不可能在現在就適應了在金人中的生活。

在牢獄裡,當知道父母妹妹全都死去的那時,他想過死亡嗎?他是想過的,他甚至試過把自己餓死,但他若死了,或許父母也就真的不能在地下瞑目也說不定,所以他考慮活著,活下去。

杏林遭遇過的刺激與絕望並不亞於他,枸杞走後半年,金人跟朝廷索要針灸銅人與針灸書籍,看管醫書的柳瑾不肯交出,而被殺。杏林也因爲大夫身份,成為了這些野蠻的金人奴隸,受盡侮辱與折磨,他能活著到青城,只怕是仇恨在支配著他,而不是別的什麽。

枸杞照顧了杏林一個月,便跟隨軍隊上路了。他只是治好了杏林身上的鞭傷,除此之外,他無能為力,即使他努力過了。因為在金人中待久了,會金語,也認識青城裡的幾位金人,只能懇求對方稍微照料下杏林。他想將杏林帶在身邊的,但只要想到殺杏林父親的就是軍隊的頭領,這樣滿懷仇恨的杏林只會早早的步入死亡。或許對現在的杏林而言,死亡是最好的歸所,但他不能,杏林已冷漠如不認識他一般,他卻是當杏林為他最後的一位親人。

日子如常,枸杞一直跟隨軍隊東征西伐,後來金人軍隊打入了宋國都城。見著這些金人燒殺掠奪,看著這淪為地獄的都城,枸杞心裡只想,或許他的家人是為了不經歷這樣的殺戮而早早離他而去的。於是,心裡的痛苦似乎又沈寂了一些,他的心又冷酷了一些。

滿載而歸的軍隊,凱旋回青城。在返回青城的路上,枸杞在一群被掠來的宋人中看到了一個類似杏林般枯槁與絕望般的身影,這樣的身影,其實這些年來在金人的軍隊裡他看過無數次。
這次是位琴師,懷裡抱著張琴,身上骯髒的衣服還帶有黑色的血跡。他眼裡的仇恨被如黑夜般深沈的哀痛與絕望所匿藏,他走不到青城就會倒下的。

但後來這個琴師活著走到了青城,即使他經常帶著一身的傷,那是軍隊裡那位將領施暴後的痕跡。
再次抵達青城,枸杞想,或許經過這一年的時光,杏林的心能夠得到平靜。但他想錯了,他見到的杏林不再瘦得皮包骨,也學會了如何與這些粗蠻的金人相處的技巧,但他眼裡連那一絲最初支撐他活下去的仇恨都看不到,他已經不大像個活人,甚至沒有了情感。


幾年後,金國和飽受摧殘卻仍舊頑強抵抗的宋在兩國邊境拉鋸。軍隊的將領也不再帶兵打仗,成為了一方的招討司。
這是座邊城,漢人與金人混居,竟似乎相安無事。
枸杞在這裡過起了比以前舒適了許多的生活,他不用再跟隨軍隊四處奔波,不用再面對那些能讓他心如石頭般冷酷的殺戮場面。

每日在床上醒來,看著躺在他身邊的杏林,他不知道他是否過上了平靜的生活,也不知道他這樣是否對得起他死去多年的父母。
但他活著,而且活得比幾年前好,也活得比幾年前快樂,他在地下的父母大概會寬心吧!

一年前,杏林來到這裡,和他住在一起。白日裡一起曬草藥,磨藥粉,晚上在一張床上入睡。
枸杞有時候半夜醒來,會將睡在角落裡的杏林拉入懷中,緊緊抱著他。他身體總是沒有溫度,如同他的語言與神情。

枸杞並不奢望少年時代那個溫和、愛笑的杏林能回來,只要他能平安、衣食無憂的生活著,他就滿足了。

他甚至不去奢望杏林能一直待在他身邊,杏林如他的祖上一樣,他是位奇才,如果他肯施展才能的話,此時已經在金人的王宮裡享受榮華富貴了。

很奇怪,金人很崇尚漢文化,即使他們的本性是粗蠻的,他們會善待一些才能出眾的漢人,甚至有漢人在金人朝廷做官,並且官職還不小。

無法想像如果一個漢人經歷了這些年的戰亂,會為金人賣命。不過如此想時,又擺明是在譏諷自己,我這些人不也一直在為金人效勞?雖然我是身不由己,為了生存。

枸杞其實有時候也會想,杏林心裡大概還是有些看不起他的吧,他甚至醫治過那位殺害了杏林父親的將領,他有的只有生存的原則。

幫身邊的杏林拉了拉被子,正要移開手時,杏林睜開了眼睛。他從小就漂亮得像個女孩子,一雙黑色的眼睛明亮溫和。長大後,那樣一份溫和不見了,那雙眼睛在枸杞看來卻仍舊漂亮得讓他移不開視線。

「天還沒亮,你要外出?」杏林問,看著起床已經穿好衣物的枸杞。
「進山採藥,有幾味藥都用完了。」
雖然平日裡很閑,但作為一位大夫,有些事情還是要做的。
枸杞回答後,杏林便沒再問什麽,闔上眼繼續入睡。
枸杞拿了油燈照明,到廳裡找齊了採藥工具,戴上蓑衣,提著燈籠就走了。室外,在下著細雨,深秋的淩晨,冷得讓人不想起床,更不用說外出了。

聽到枸杞離去的腳步聲,杏林才從床上爬起,坐在床上,望著窗外的天空逐漸的明亮。
杏林其實早已學會不去在乎,那不是在亡國後父親被殺,他被金人掠走時才學會的,那是在更早時,在十五歲的枸杞被關於牢獄裡等待死亡時。

自幼他對枸杞就很依賴,即使逐漸的長大,這份深摯的情感也沒有消失,而是轉變為了依戀。
枸杞不會知道,他曾是杏林心裡最為特殊的一個人,他在牢獄裡生死不明的關著的那三年裡,杏林放棄了他能活著出來的奢望,因為實現不了這樣強烈的期望,所以等待成為了極其痛苦的事情。

三年後,當杏林聽父親說枸杞被釋放將被金人帶走時,杏林心裡的感想又是如何的?當那輛載著枸杞的馬車遠去時,杏林知道他這輩子永遠都別想再見到枸杞,他不該有那樣一絲奢望,這份奢望在這三年裡,讓他痛苦不堪,於是,他的情感也被隱匿於內心深處寂寥了。

接下來的幾年,對於埋頭刻苦鑽研醫學,再不曾參與身外事的杏林而言,幾乎是波瀾不驚的。直到那日,他的父親被殺,他成為了宋囚被抓往金國。

他不知道,在經歷了這些事後,在那時,當他見到枸杞時,他心裡是否有過一絲漣粼?長久的絕望與突如其來的摧殘與苦難,他的心已經徹底死絕了,只怕再也活不了。

往昔早已面目全非,只有枸杞仍舊是枸杞,無論他遭遇過比他更多的苦難,他始終是年少時候將他護在身後的枸杞。無論是那次他因為試圖毒殺那位殺害了他父親的金人將領,他以性命保護他,還是這平日裡進山採藥的事情,都是枸杞自己攬去的。

窗外的天際明亮了,杏林從沈思中回過神來,抬手摸了摸适才枸杞躺過的地方,一向冷漠的眼裡難得得帶有一絲憂傷。

枸杞在山中採藥三日,回來時一身的污濁,一張臉只看到一雙黑亮的眼睛。當時,杏林正在屋外曬藥,見到枸杞嘴角隱約綻露了一個微笑,讓枸杞一時愕然失神。但那個微笑稍縱即逝,就彷彿那僅是枸杞的錯覺。
年少時候,那個愛笑的,漂亮如女孩的男孩,只是一個很久遠的美好記憶。

在泰州的第二年冬日,泰州瘟疫,羅枸杞和杏林研製的藥粉在水源中投放,救了泰州百姓的命。
泰州招討司詢問兩人有什麽要求。枸杞望向杏林許久,然後喃喃說了句:請讓他返回宋國。
泰州招討司似乎對於他的醫官的大膽要求並不驚訝,只是走到杏林面前,問杏林有什麽要求。

杏林第一次心平氣和的抬頭看向他的殺父仇人,很平靜地說道:
「你當時殺我爹,是因為我爹不肯給你們翰林院裡珍藏的醫學典籍,可最後這些東西,你們還是拿到了。但也有一樣東西,就是你們掠走的那尊針灸銅人的經絡口訣,我知道你們一直沒能得到。這口訣,在這世上也大概只有我知道,我可以寫給你,但你必須讓我和枸杞一起離開,返回宋國。」
說時,杏林一向冷冰的眸子裡竟帶著渴望,那是他以往所不曾有過的。

「杏林!」枸杞錯愕,想攔阻杏林說下去,但卻已經太遲了。
那口訣是柳家祖傳的,不傳外人,所以枸杞也是不知道口訣的。柳家人就是死也是不肯將口訣傳予金人的,如此痛恨金人的杏林更是如此,為何他現在要說出來呢?

「枸杞,我想念我們年少時候生活過的街巷,我們回去吧!」
杏林綻出了一個笑容,溫和而美麗。那個笑容讓人心碎,他心裡的渴望使得他不顧一切,只想放手一搏。
「柳杏林,我知道你家與針灸銅人的淵源。而且你父親柳瑾也並非我所殺,他是服毒自殺的。」

招討司似乎並不愕然,他平靜地說道,他看著杏林,眼裡帶有幾分敬意。
杏林茫然地看著招討司,他不大相信他的話。
「至於你提的那個要求,我答應你。」
招討司爽快的應承了,他的爽快讓杏林生疑。這個金國將領不可能不知道金人穴位的口訣一直是金國朝廷想要得到的,而且他還可能是這世上還活著的、對針灸銅人瞭解最深的一人。

「你或許該感激我一直沒將你的身份通報朝廷,我知道你若不願意至死也不會說出銅人的經絡記敍,只會導致被殺,而這針灸銅人也將再無人能詮釋。」
招討司的話讓人驚訝,而杏林一直沒有因為他熟悉針灸銅人而被金朝廷捕抓,也證明這位招討司說的確實是實話。
「好。」杏林應諾。
筆紙很快的被拿來了,杏林持筆洋洋灑灑寫了十張大紙,近萬字。這些東西都是爛熟於他胸中的,是他自幼就背下的。

招討司細細看完杏林所寫的口訣,而後抬頭看向杏林,只說了句:
「十日後,開市易物,你和枸杞可以混入商販中出關。」
他如此說,杏林反倒放心了,這位招討司顯然不希望被人知道他放走一位針灸銅人的製作傳人歸宋,這對他而言是個很大的麻煩。

十日後,杏林果然與枸杞安然離開了泰州,返回了宋國。
他們後來有沒有前往東京,前去看望他們年少時代生活過的地方街巷與老宅呢?並沒有人知道,因為這兩人最後隱匿於民間,再也沒有關於他們的任何消息。

杏林那日所寫的口訣,僅差後面十句,那是他有意保留的。所以,很多很多年後,據說當南宋皇帝有意製作針灸銅人時,貼榜在民間尋訪最後十句口訣,有兩位隱居深林的白髮老人,將完整的針灸口訣獻出,後來朝廷派人去找尋兩人,但並沒能找到。

(完)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自我介紹

uzk2

Author:uzk2
個人誌資訊部落格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月曆
09 | 2017/10 | 1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文章分類
連結
來訪人數